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華岡史學
發刊詞

發刊詞

     歷史如同文化,是自有人類以來的生活過程。其中的創獲,無論是精神的,或物質的,都是歷史的標誌,代表人類的進化與分歧。人類相互的關係,更是歷史的重要項目。以今日的眼光,迴溯以往的歷史,可能有一些是我們無法接受,或羞於承認。但那些早成過去,由於不斷的進步,纔有今天。今天,是自有人類以來進步的成果。人之所以成為萬物之靈,就靠不斷的進步。

     進步,時快時慢,有時又走了些之字路。但不管如何,人總是在進步中。進步包括人類的一切,自然有精神的、物質的、以及倫理的。三者雖可分而論之,但實屬一體,就是人類的成就,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在此!在有人類的成就。

     但此成就,並不是及身而滅,而是一代一代的傳遞下去。如何傳遞?傳遞的能力,又是決定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的能力。從口耳相傳,以言語的方式,傳遞歷史事實,擇精去蕪,日新又新,這是人類進步的基本原因。

     人類既知從歷史學習中,可以改正錯誤,走上正路。但如何記住歷史事實,改正錯誤,擇善而從。一般人無法記住如此多的歷史事實,如何擇優而從,避免錯誤,此類事情,交給史官,由他傳給君王的最佳建議。故史之與巫,竟成國家最高的指導者。信經驗與信鬼神,可能前者更有功於成功。故至後代,史勝於巫,巫的沒落,可能在鬼神之難知!

     歷史的軸心在時間,日出日落,日日不同。人類既是有思想的動物,語言成熟以後,就思如何將語言傳之遠方,以及垂之久遠,因而由符號而發展成文字。

     文字之創獲,是人類進步的驚天動地的發明。有了文字,傳遞無遠弗屆,而且垂之久遠,千秋萬世可知前人之所言,而明其所傳遞之知識,供後人學習與研究。

     從歷史研究而言,有一不合事實的通俗見解,那沒有文字以前,稱為史前時代。有了文字以後,稱為歷史時代。實則沒有文字以前,已有歷史,只是沒有文字記載而已,並非沒有歷史而已。歷史依然在進步,只是沒有文字記載,更沒有史官記載國家大事。

     有了文字以後,因為使用,而留下許多文字記載。從這些記載中,可以研究歷史事實。古代金石文字,正可做此說明。

     史官產生,自在文字使用之後,求史官之不偏不倚,因而後人對史之解釋,有從右執中,中立而書,不畏權勢,尤在權臣弒君,奮筆直書,以見史臣直筆。

     因而記當代史之史官,秉筆直書,最為困難。為尊者諱、為親者諱,故而曲筆有解,直筆難書。古之史官皆世官,以死守職,無升遷黜貶之慮。後代選人直而文佳者為史官,亦謹守史官之職分,以正直為心,不以曲筆媚當代,此史官之本。

     今之史學研究者,據史料而言,不曲解、不增添,依證據講話。但對史料之研判,為研究者之最高智慧。各方面所留資料,各有不同立場。自述史料、日記、年譜,可能各有為己言之處。處事公平正直,在文字上亦如此者,古今少見。信所當信,疑所當疑,為研究者之風度。所得結論,不宜自以為定案,留有空間,待他人再事研究,以見彼我不同,學術方有進步。

    《華岡史學》,以公平客觀從事研究之園地,百鳥爭鳴,百花齊放,是所願望!

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特約講座教授

瀏覽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