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 

     中國文化大學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史學系碩博士班

 

:

黃緯中-論虞世南書法在唐代的傳習

論虞世南書法在唐代的傳習

 

黃緯中

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副教授

 

摘 要

  初唐書法家中以歐陽詢(557~641)、虞世南(558~638)和褚遂良(596~658)三人的成就最高,一向有「初唐三大家」之稱。其中,歐陽詢和褚遂良所書碑刻較多,學習者眾,對當時及後代的影響非常之大,早為世人所熟知。而虞世南則因僅有〈孔子廟堂碑〉一種流傳,且原碑曾遭火焚,早經翻刻,又缺乏好的拓本,所以學習的人明顯比較少。故就影響力來說,虞世南似乎不及歐、褚二人。

  然而,相傳虞世南受筆法於陳僧智永,後來傳給外甥陸柬之,柬之傳子彥遠,彥遠再傳給外甥張旭。然後張旭廣開師門,弘揚八法,對盛、中唐的書法產生很大的影響。溯其源頭,固當在虞世南,而不在歐、褚也。所以若從筆法授受一端看來,虞世南的影響就遠過於歐、褚二人了。

  貞觀之初,虞世南和歐陽詢一同奉詔在弘文館教習楷法,當時必有學習他的人。而初唐碑刻中不乏帶虞體特徵者,如〈孔穎達碑〉即是,亦可用來說明此一事實。本文即以文獻資料為主,輔以流傳的唐人書跡,嘗試說明虞世南書法在唐代傳習的大致情形。

 

關鍵詞:虞世南、書法、孔子廟堂碑

瀏覽數